深圳新开“债事生活服务行”,号称用精算方式帮人消债减债,“创始人来自北大”一说遭北京大学中国精算发展中心否认


南都调查

    有钱去银行,有债去债行?近日,市民梁小姐向南都记者报料,福田区振华路开了一家“环球债事生活服务行”,号称是一家债务“银行”,可以用精算的方式帮人消债减债,实现“天下无债”。

    是金融创新还是火上浇油?南都记者通过多次采访发现,该事务所营业执照登记的是文化传播公司,经营模式是通过搭建债务链匹配债务问题。而其创始人北京大学教授的身份已被北京大学中国精算发展中心否认。律师表示,目前法律并不限制民间通过合法形式催收债务,但不加筛选的债务重组成功率有多高,要打个问号,建议市民冷静对待。

    “银行、法律能解决的事我们不碰,违法的事我们不干”

    接到报料后,上个月底,南都记者以深受债务困扰的债权人的身份走进了这家位于福田区振华路的债市事务所。事务所规模有点像小额贷款公司,里面有多个办公室和接待室。其中一间像培训室的房间门上,写着“太学阁”三个大字。四五个工作人员统一穿着类似学士服的服装,接待记者的是一位自称“徐大姐”的工作人员。

    据她介绍,这是深圳的第一家债市事务所,模式就是通过搭建债务链,用不碰企业的账目、不碰钱的方式整体解决,化解当下的金融债务泡沫。“银行的事我们不碰,违法的事我们不干,通过法律能解决的事也不用来找我们。”这位徐大姐介绍说,“我们只对因负债陷入死局的企业和个人,采用闭合、对冲、兑换、置换等精算工具,实现债务的减少减除的综合性、创新性平台。”据她介绍,他们总共有150种精算模型,可以匹配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债务问题,特别是三角债和循环债,欠债人有还钱意愿,但又实在拿不出钱来,这些情况可以拿到他们的平台来,通过搭建债务链的方式解决。

    债务“挂个号”300元,事成提成10%,个人“重生”5万元

    南都记者发现,在事务所的墙上显著地方,张贴着债事业务流程收费标准,债事备案费用为300元,此外还有债事咨询费、提交债务链、债事培训等等,费用均在数百元不等。

    徐大姐介绍说,300元就相当于给一个债务问题“挂个号”,做个登记。然后放到债行的数据库,如果问题成功解决了,债行收取10%的佣金。另外债事培训的内容也很丰富,有禅修、瑜伽、国学、债务与心理、债务与法律等,还会不定期找经侦的工作人员来开讲座。不过,事后记者向福田经侦的内部人士求证,对方表示自己和同事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事务所,也不可能去给他们做培训。

    而关于债行工作人员的构成,据介绍,事务所的员工由低到高分为债务领士、债务代表、债务行长三个等级。所有的员工都不领取固定薪酬,主要依靠“大爱”和业务提成。加入债行被他们叫做“重生模式”。徐大姐说:“很多人真的被逼得不行了,山穷水尽,可以加入我们,获得重生。”重生模式需要给债行缴纳5万元一年的费用,当年业绩能够完成200万元,则第二年可以继续工作,否则就要退出。

    疑问

    营业执照是文化传播公司?

    环球债事生活服务行:因无法以债事名义注册

    5月12日上午10时许,南都记者来到这里进行正式采访,环球债事生活服务行资产负债链部组长胡金波出示了公司的营业执照,营业执照上的公司名称为:深圳众合共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位于福田区振华路27号,法定代表人为许丽君,成立日期为2016年3月22日。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上确实可以查询到以上信息。名称为何不一致?胡金波表示,这个行业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工商注册里没有这个项目,因此无法以债事的名字注册,招牌是总部要求全国统一的。

    据胡金波介绍,对于存在债务问题的人,很多都是由于流通不顺畅引起的,因此公司积压了很多货物,而债权人想要现金,通常都要不到,因此他们就通过这些货物帮助客户们解决问题,构建了货物大流通的平台。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胡金波所在的办公室里,陈列了很多种物品,有红酒、大米、茶叶。据其介绍,深圳债行目前备案的货物有293亿元物品,约有包括矿石、玉石、黄金在内的四五十种样品,同时有30多亿元的债务链。

    胡金波拿着相关表格介绍,前来他们服务行的客户需要填写相关的表格,首先是一份债事(债权及债务减少减除)报备承诺书,承诺如实填写;然后是债事生活服务行债事备案表,填写自己相关的债务;接下来是债事人资产详细情况统计、债事人概况与资产表等。胡金波进一步介绍,他们了解了客户的债务问题之后,就根据客户提供的资料,向其债务人联系,通常是先发短信,告知对方是想提供帮助的,给对方一个思考的时间,可以让对方上网查询公司的相关信息,然后才会打电话交流。

    创始人来自北大?

    北京大学中国精算发展中心:他不是北大教授

    这家债市事务所究竟是什么来头?南都记者查阅资料显示,环球债市事务所去年开始在全国发展迅速,已经开设了近40家门店,主要分布在昆明、成都、绵阳、泸州等地。其控制人是张海宏,他被称为“全球独立精算先赢学创始人”,在深圳的债行里,也可以见到张海宏头像的易拉宝,里面的员工称他为“导师”和“华尔街精算师”。

    同时,有资料显示,张海宏是北京大学中国精算发展中心创始人、常务副主任、教授。南都记者查询发现,北京大学中国精算发展中心官网发布了公告,对于张海宏的身份进行了声明,声明表示:1.张海宏曾经兼职担任过第一届精算中心的副主任,任期到2014年7月截止,现已经不再担任该职务。2.他不是北京大学的教授、副教授以及正式教职员工。3.他任职期满后在社会上的培训及所有活动均与北京大学无关。

    债监会将成立?

    国资委内部人士:从未听说要成立债监会的消息

    而此前,在环球债市事务所对外宣传内容中显示,商务部和国资委开始重视债行。1月份,由政府机构参与的中国企业债事信用危机防控课题组应运而生,甚至国资委有意向成立债监会。南都记者向国资委内部人士求证,该人士表示,从未听说要成立债监会的消息,“上升到‘会’这个层面,就是和证监会、银监会平级了,这件事不是国资委能够干的了。”该内部人士说。

    焦点

    如此“消债减债”究竟靠谱不?

    A欠B100万,B欠C100万,C欠D100万……可以通过债务链的搭建,把债消了。比如,一个矿主手上有一大笔玉石和矿,他急需各地的房产,而另外一个有债务问题的人想要矿,每月有很大的需求,债行有很多房产,于是他们就帮助双方达成共识。

    据胡金波介绍,从实际经验来看,超过两年的债务纠纷最好处理,官司也打过了,但是就是没钱,通过对方提供的货物,他们可以拿回一部分物品,清库存的折扣一般都比较低,物品的价值由双方认可,做生意的人一般都有很多朋友,他们可以找到人去拿这些物品变现,从而拿回自己的债款。

    Allen(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数学博士、金融业资深人士)

    个人债务和精算不太沾边

    精算一般都是用在保险上的,主要用于保险公司的赔偿算法、定价等。债务和精算模型挂钩似乎没有理论依据。这种债市事务所的运营方式,有点和华尔街的定量分析靠边。简单点说,就是通过数学模型把金融定量化,比如对美国国债、石油等建模,或通过公司信用定借钱利率,包装债务赚取利息差等。但这些业务主要是针对国债、公司债,很少会涉及个人。而个人的债务主要依靠信用系统来建立大数据,银行依据个人行用评级发放贷款。在中国个人信用系统缺失的前提下,没有准确的数据支撑,精算就更不可能了。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

    涉虚假宣传 建议冷静对待

    工商注册信息与实际经营不符,可能涉嫌信息披露不属实,但工商注册信息本身也只是起到框架性建议性的内容,只要没有从事法律法规禁止从事或需要事前资质审批特许经营的行业,则不构成违法或非法经营。

    从目前描述的原理上,这个债市事务所和市场上的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从性质上看很相似,但不良资产公司在承接不良资产时本身就有一个筛选的过程,而且成功率也不太高,类似这种不加筛选的债务重组,究竟是技术含量高还是运气更重要,就难以回答了。

    目前法律并不限制民间通过合法形式催收债务,如果该服务行确实纯粹通过大数据分析来形成债权人和债务人匹配从而消除债务,这种做法并不违法。只是这种以大数据为概念来做债权人和债务人匹配且恰巧各方都愿意接受实物抵偿方案的概率究竟有多高,目前难以判断,市民应该要冷静对待。

    另外,如果在对外宣传时涉及到不属实的内容,则肯定构成虚假宣传,可能会导致工商部门的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