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拿着哔哩哔哩这个中文,注册了成人用品


    我们都知道,商业竞争,是残酷的。

    各位商业大佬们,对于自己的竞争对手,往往都是表面称之为友商,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把他们上。

    所以日常竞争中,抓住一切手段明里暗嘲讽对手,都是常见操作。

    例如某主业为电商但也做金融的公司,发明了一套猪脸识别系统,用于养猪,其内部称其为三石专用系统,三石嘛,磊,阴险的指向了某近期电商裁员50%的杭州上市公司的老板。

    例如某商业银行,在某大葱省省会的,最大对手是光大银行,为了起到打击对手的目的,其广告语中出现了【光大是不行的】,这种邪恶的双关。

    例如某著名出海公司的老板,曾经说过某社交巨头的用户都是垃圾用户,这些不愿掏钱的垃圾用户的时间也不值钱,还不如被我们拿来赚钱。

    例如近期某MP3公司老板嘲讽某粗粮公司的产品高配低价,张口就是对方贱人贱己贱行业,然后转手就发布了一台低配高价的手机,被对手反过来嘲讽贵人贵司贵价格,脸都肿了。

    再例如某电商公司不允许员工买天猫超市和盒马鲜生的东西,一旦寄到公司被发现就要开除,结果猎头为了挖他们公司的中高层,纷纷自掏腰包在盒马上大肆采购并直接送到办公室门口,导致公司严重内乱。

    商业社会真残酷。

    这其实很正常,毕竟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而钱又是我们所有人的爸爸,有人要抢你最爱的爸爸过去给他当儿子,你说你能忍吗,你不得日他一户口本的仙人板板?

    但是吧,一般来说,虽然我们内心都不想和对方做友商,想做父子;但表面的和气还是要有的,不然以后真当了父子也不好相处。

    毕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说不定有一天大家打着打着。

    就打不动了全歇逼被小三篡位了呢。

    你看看摩拜和OFO,一个被美团吃了又改成美团单车,一个老板都不能坐飞机了,真是难兄难弟。

    虽然我自认为自己对于市场竞争的残酷已经有了一点了解,但今天发生的这个新闻,依然让我感慨自己对于真正的残酷一无所知。

    视频网站知道吧?

    B站知道吧?BiliBili,中文名哔哩哔哩。

    B站今天输了一个官司,准确的说是上诉被驳回。

    那么他上诉了什么内容呢?

    原来,有一家公司注册了一个叫做“哔哩哔哩”的商标,并用这个商标生产飞机杯,夜壶,充气娃娃,避孕套,坐便器,振动按摩器等一系列我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东西。

    而B站觉得自己名字里有个B,这些东西只能自己注册,因此上诉,但却被法院驳回了。

    牛逼,真的牛逼。

    我自以为自己是个损比界的奇才,但和这家公司一比,我纯洁的一比。

    我顺道查了查这个案子的一些资料,很有趣。

    首先这个【哔哩哔哩】的商标,是在一家叫做【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公司名下。

image.png

    这里我们能看到,这家公司注册了两个【哔哩哔哩】的商标,一个是与教育娱乐有关的,一个是与医疗器械有关的,我们看看详情。

image.png

    这个教育娱乐的申请,最后被驳回了,因为B站本身就是教育娱乐性质的网站,我天天在B上看长腿小姐姐教我跳舞,小姐姐们为了把跳舞教的深入浅出,不仅动作简单,穿着也十分简单,我不仅受到了教育,还收获了快乐,点赞!

image.png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成功的商标,这个商品服务项目真是简单刺激,代表了对哔哩哔哩这个商标的期许和美好祝福。

    太6了。

    而这家【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只有一个股东,叫做【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mage.png

    这家公司名字听起来就有种二次元的感觉,我们再看看这家公司是何方神圣。

image.png

    嚯嚯嚯。

    原来是大A站,这一切就说得通了。

    A站作为国内最早的弹幕文化网站,由于当时的老板忙于学业,无暇管理,被当时还是A站资深网友的B站老板挖墙脚,大量UP主去了B站,为此两家就结下了深仇大恨。

    再加上这些年B站发展越来越好,上了市,用户量暴涨,付费用户比例惊人,俨然已经成了二次元和新一代年轻人的视频文化代表,而A站不仅越活越回去,钱也没了,差点被服务商直接关停云服务器,消费极度降级。

    惨得一比。

    正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讲白了就是有钱才能讲道理,才能优雅。

    没钱的A站,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去对于B站的嘲讽过于阳春白雪,一点威力都没有,而贫穷告诉他们,为了打击对手,走上三路是不行的,得走下三路。

    所以就有了商标这回事儿。

    为了恶心对手,A站牢牢抓住了下三路这一宗旨,从下三路出发,注册了以哔哩哔哩为名的一系列与下三路有关的产品商标。

    这些商标连起来都可以搞成一个小剧场做全套了,好爽。

image.png

    并且A站是有套路的,他们深知如果只是简单的侮辱,那么B站一个上诉这个商标就得归B,自己辛辛苦苦琢磨出了这么多与下三路有关的内容全都得物归原主,B站获得这些商标后怕不是如虎添翼,那些三俗视频估计得反向输出到日本去和东京热直接本土竞争扬我国威。

    所以他们通过一些搜索引擎,咨询了好几个24小时在线的牛逼律师,被骗了好几笔钱,终于发现了相关法律的特点。

    那就是,只要A站可以证明这个商标真的是用于生产这些产品,而不是单纯恶心B站,那么B站就无权要回这些商标。

    所以,为了保存这个商标持续恶心B站。

    A站花费巨资研究这些产品,并推向市场。

    他们想的就是要靠这些从法律上证明自己确实就是想做点下流的生意,至于下流的恶心一下竞争对手,只是做正确的事获得的正确结果。

    果然,他们成功了,B站后来的上诉被驳回了。

image.png

    但是吧,本来A站就没两个钱,又花在了咨询骗子律师和生产成人用品上,再赶上经济寒冬这些成人用品卖不出去,全都堆在仓库里。

    最后A站终于一点钱都没了,工资发不出了,服务器也用不起了,还要无限期停止服务,这些成人用品只能内部员工拿过来,聊以自慰吧。

    正当大家低俗的互相安慰时,低俗的鼻祖,大肠刺身界的王者,快手来了。

    快手啥都没有,还很低俗,就是有钱。

    A站作为一个视频网站啥都有,连成人用品都有,就是没钱。

    而囤积了一大堆成人用品的A站此时也低俗了很多,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于是你们看下图。

image.png

    终于,A站为了长期把竞争对手刻在充气娃娃上,把自己嫁给了村里直播生吃大肠的王老三。

    这种神奇的操作,堪称中国商业史的奇迹;这种封B谈恋爱的壮举,连泰迪看到都会不举。

    壮哉!


注:本文转载自半佛仙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